赤石信息门户网

赤石信息门户网 时事 > 透视台湾社会的小党政治

透视台湾社会的小党政治

2019-11-07 15:28:31 | 查看: 2589|

很多时候,台湾的政党制度被视为典型的两党制。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在现实中,两党制都不是只有两个政党,而是有很多政党,但这些政党都无法获得执政权力。因此,所谓“两党制”,实际上是指两个政党轮流通过选举执政的政党制度。除了台湾政坛上两大蓝绿色政党之间的斗争之外,它们的小政党之间的竞争也是一个独特风格的场景。在很大程度上,小党派已经成为台湾政治运行和发展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小政党政治是如何形成的?

小党派政治对国民党和民进党的影响几乎是同步的,从而形成了所谓的“蓝阵营”和“绿阵营”。从这里可以看出,在每一个阵营中,小政党的形成是大政党最初分裂和组合的产物,而政党是既可以竞争又可以合作的直接关系。然而,对外界来说,小党的成立与此无关。这是一个间接的竞争对手。小政党的形成可能是单个因素或多个因素组合的结果:

就台湾而言,小党派政治始于利益和价值观的分化。其代表是新党、人民党、欢乐岛联盟党、一方一国行动党等。政党最初意味着它是利益的集合,是最大的交集。然而,这种利益共识不是固定的,而是可变的。因此,随着一个政党内各派利益的变化,它不仅会动摇党的维护基础,而且会动摇党的生存基础。当各派的利益变得不可调和时,政党分裂是不可避免的。

小政党的出现也应归因于人们对蓝绿色大党执政表现的不满和厌恶,蓝绿色大党的代表是自称为“第三势力”的政党,如宋楚瑜的人民党和柯文哲的人民党。由于台湾社会特殊的族群结构和发展史,形成了两个意识形态截然不同的政治阵营。此外,受民主化浪潮的影响,台湾长期被统一和“独立”的双重政治绑架。结果,台湾经济下滑,一直处于“亚洲四小龙”的末尾。蓝色和绿色的战斗仍在继续,人们无聊死了。

此外,小政党的形成也可能受益于一些社会运动或魅力领袖的号召。社会运动可以激发一些人参与政治的意愿,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可以建立具有相似甚至相同政治观点的团体。“时代力量”的产生与“向日葵运动”密切相关。值得注意的是,由社会运动产生的政党一般都是反制度政党,这不利于社会稳定。魅力非凡的领导人通常是建立新政党的支柱和灵魂。它们不仅可以为政党带来各种资源,而且可以成为新党、人民党、台湾统一党、一国行动党和人民党等党员的价值依赖。

小型政党政治是如何运作的?

众所周知,选举政治也遵循选举中的“弱肉强食”和“适者生存”。换句话说,只要它能经受住选举的洗礼和考验,那么这个小政党及其政治就会真正出现。相反,如果选举没有任何结果,新成立的政党将是昙花一现,很快就会被人们遗忘。对于那些熟悉小政党生存的政党来说,他们如何在政党中立足?

首先,参加各级选举以保持能见度。对那些有执政期望的小政党来说,尽管他们很清楚自己的能力有限,但他们将不遗余力地参加各级选举,以维持和延续支持他们的那部分人。虽然目前只有民主派、“时代力量”和“非联盟”是进入台湾立法机关的小党派,但在地方层面,进入议会的小党派远远不止这些。除上述三个政党外,它们还包括近30个政党或政党组织,如新党、台湾联盟、绿党和共和党。不难看出,为政治舞台而战是小党派生存的唯一途径。

第二,我们应该注意使用选举战略,并针对具体目标。他们一般有三种策略:第一,对于小党派中的大党,如新党、民主派、时代力量等,他们可以采用提名领导人或县长的方法,或者由党主席亲自征税,或者通过招募知名政治人物,发挥“鸡生鸡”的作用,扩大选票来源;第二,对于有一定影响力的小政党,可以采取与大政党(国民党、民进党)合作的方式,通过减少对手来赢得选举。第三是采取“肯定提名”战略,将人力、物力和财力投入选票集中和最有可能赢得选举的选区。

第三,采取不同的动员方式,出奇制胜。台湾的许多小政党都是意识形态政党,他们的成员是基于思想的结合而不是意识形态。因此,意识形态政党拥有强大的支持者和网络,尽管他们的观众很少。就候选人和政策而言,他们可能更倾向于提名年轻、聪明、有知识的政治人物来宣传和执行党的政策,从而把有相同想法的人联系起来。在动员工具的使用上,不同于传统上对派系和利益的依赖,小党派更加关注新社交软件的使用,并通过建立粉丝团体或活动页面或朋友跟踪以低成本宣传他们的政策和候选人。

小党派政治的局限性是什么?

小政党政治晚于台湾民主化,因此可以想象,在民主本身具有早熟症状的先天缺陷下,小政党政治是不成熟和不规范的。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一个小的政治空间或一个小政党的糟糕表现会打消一些人应该摆脱蓝绿色政治的想法。相反,这可能会鼓励少数精英考虑如何建设和运作一个新的政党。例如,柯文哲在建立政党方面不同于那些意识形态政党,而是注重与其他势力结盟,这可能有利于提高政党的选票。

就目前的政党结构而言,小党派政治导致的台湾政治气候变化犹如沧海一粟,难以发挥实质性作用。毫不夸张地说,台湾社会的政治方向和公共政策是由国民党和民进党主导的。即使小政党在议会中占有席位,阻止大政党的既定政策也是不够的。小党派除了自身力量薄弱之外,占有席位少,力量分散,这决定了台湾小党派政治在形式和内容上的脆弱性和频繁更替。

此外,小党派政治也受到人力、物力、财力等因素的制约。新成立的政党通常非常缺乏人力、物力和财力。在一个以金钱为基础的选举社会,没有财政资源就没有物质资源,更不用说人力资源了。此外,政党自身属性的狭隘性,即其强大的意识形态和缺乏包容性,使得难以吸收其他选民,这进一步限制了这些政党的扩散。

当然,如果小党派政治能够融入原本属于蓝绿色大党的权力和资源并得到它们的注入,那么小党派政治就可能颠覆台湾的政治版图。原因是,首先,蓝绿色大党实力的下降有利于两党之外其他政党的发展。例如,在2016年的选举中,新党和亲民主党都获得了高得多的选票,而2018年“时代力量”的地方记录也得益于民主进步党的巨大失败。第二是蓝绿色大党的内部分裂,这也可能导致强大的小党的出现。这主要取决于新成立党的背景,包括价值要求、党员结构的构成以及重量级人物的存在与否。

总而言之,台湾的小党派政治目前不是大党派政治的对手。如果我们想利用小政党政治来改革政治生态,或者通过小政党的力量来取代大蓝绿色政党,那就很难到达天堂。(作者是东南大学台湾经济学院的特别研究员)

天津11选5开奖结果 网络彩票 陕西11选5 11选5下注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19 bundlo.com 赤石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