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石信息门户网

赤石信息门户网 财经 > Nine Percent告别演唱会:限定的团魂

Nine Percent告别演唱会:限定的团魂

2019-10-22 07:20:08 | 查看: 3453|

2019年10月12日晚9: 20,广州体育馆1号馆。在场的7500名观众——尽管他们中的大多数是舞台上艺术家的唯一一餐——此时,他们一致喊出了这个团体的名字。

喊“百分之九”的观众到达了现场直播的100多万个小屏幕,豆瓣意外地被新帖子闪现,就像此刻的复活,感觉这个有限偶像团体的灵魂还活着。

百分之九解散音乐会现场

自从2018年4月6日《偶像实习生》以粉丝投票的方式首次亮相以来,9%的人可以说从未像音乐会日这样完整过。在过去的一年半里,九个男孩被赋予了太多的意义——对“偶像第一年”的期待,经纪公司背后的游戏,流动艺术家的重组,以及货物运输方式的巅峰。

百分之九的毕业照

音乐会解散时,人们似乎刚刚想起这九个人只是一群20岁左右的孩子,9%也是一个完整的偶像团体。

百分之九已经存在了18个月,他们的经纪公司艾迪世纪也已经被责骂了18个月。

iQiyi拥有该公司55%的股份,公司法人兼董事长蒋斌,偶像实习生的首席制片人,iQiyi副总裁,项目开发中心经理。

《偶像实习生》播出过程中产生的流量是后来才艺表演综艺节目无法比拟的。闭幕式当晚,爱都世纪在10个城市为他们举行了17场粉丝见面会。艾迪世纪演出的剧目已经在节目中上演——这种运营模式无疑挤出了一个短暂的交通高峰。

百分之九会见粉丝

到2018年11月,除了被解散的单曲之外,该乐队终于发行了唯一的团体专辑《到九岁》,这样一些作品就可以在年底的几个颁奖典礼上亮相。

从那以后,9%的人几乎消失了,甚至新年音乐会上的9个人也在打他们自己的仗。

虽然爱都世纪集团经营不善,但它在经纪合同上也犯了一个大错误。该公司成立于2018年3月,当时“偶像实习生”进入了比赛的后半部分,接近尾声。Aiqiyi交给主要经纪公司的合同没有严格的细节。

因此,可以想见的是,这一点也已经得到验证——一个罕见的爆炸性在线合奏——偶像实习生(Idol Decembers)的最大受益者,不是爱奇艺,而是实习生的原始代理人。

因此,出现了一个颇具讽刺意味的场景:9个人成为不同品牌的大使,不同成员的品牌也相互竞争。会员们三三两两地参加各种各样的综艺节目,或者自己发出单曲并为电影和电视剧演唱大部分。

成员们参加了各种各样的表演。

所谓的大使头衔更像是一名销售人员。商家提供与艺术家相关的有限商品,从粉丝那里提取最后的剩余食物。

接下来,由“乐华七子”组成的男子团体

最尴尬的是,乐华与首次亮相全国人大的范成成、贾斯汀和朱郑挺,以及在《偶像练习曲》中排名较低的毕文军、丁泽仁、李全哲和黄鑫纯,组成了偶像团体乐华的第七个儿子。百分之九始于四月。接着在5月份参加了各种活动,并在6月份成立了一个特别小组。

百分之九的单身

九位艺术家中的每一位都很难被定义为独唱歌手、演员或任何团体的成员。这种尴尬一直持续到被解散的团体专辑《有限的记忆》。这九首歌实际上让每个成员独唱一首歌,而不是一首合唱歌曲。

网民统计的八月份团队出行

这种运作方式,难怪粉丝几乎都是以大米为基础的,而卑微的群体大米只能无助地数着几个人聚在一起,在这几个企业的成员之间找到友谊的时间。

在百分之九的告别音乐会上,粉丝们制作了一张蒋斌和杜华的手相,表达了他们对该机构的不满,他们认为这个偶像团体的运作不太好。

很难说“偶像实习生”的想法没有“借鉴”韩国类似的综艺节目“制作101”。与这个一直被剽窃困扰的程序相比,腾讯购买版权“CREATE 101”不仅偶尔赢得了募捐援助方面的培训,而且在组合操作上也远远优于艾迪世纪(Aidou Century)。

首次推出《创世纪101》的火箭女孩也在腾讯和一家经纪公司之间发生了冲突——当然,你可以猜测,又是乐华。

华乐和麦锐的发言

两家娱乐公司乐华和麦瑞发布声明,宣布他们的艺术家孟美岐、吴宣仪和紫凝从火箭女孩中退休。腾讯显然有一个更大的家族,法律部门起草的合同可能更详细。它突然将三个人推回火箭少女号,并发微博暗示,后来决定离开的三个人做了一个有点尴尬的解释。

此外,还有“卡路里”、“心跳信号”、“明日之子”等S级综艺节目祝福会员。即使是远不如火箭女孩受欢迎的“创造营2019”首映式组合r1se,尽管被自己的粉丝嘲笑为“水壶组”,但仍凭借其团队合作作品《冲击地板》(The Burst of hit the)创下了偶像组的销售记录。

R1se记录销售突破记录

当然,艾迪世纪并没有在同一个地方倒下两次。优妮,2019年偶像选秀《青春与你》(Youth with You)推出的有限群体,比npc更有群体意识,其群体活动也更加勤奋——但不幸的是,2018年,由资本市场和粉丝共同打造,在某种程度上不仅仅是偶像的第一年,也是偶像的最后一年。

事实上,“限制群体”的概念并不是在“农产品101”中首次引入的。早在1997年,Genese就将v6、tokio和kinki儿童合并成一个受限制的团体“j-friends”。它们也是许多最初追求日本偶像的中国粉丝的记忆。现在,有些人仍然期望这种受限制的群体会不时复活。

第二修正案和阿基拉

Genese还有一个由电视剧《野猪的大转变》组成的有限小组“秀张二合”,该小组由龟梨和也和山下智久分别组成。在2015-2016日内瓦新年音乐会上,这个有限的团体惊喜地再次出现在舞台上。

akb48

然而,秋元康创立的48人团体可能是有限团体中最丰富的偶像团体。除akb48、ske48、nmb48、ngt48、stu48和hkt48,以及坂本部门的布卡46和乃木坂46外,每组将分为3至5个团队。每个团队的人员不是固定的,而是通过组成一个内阁来来回切换,每个团队的出席成员也是不同的。

此外,还有以渡边麻友为首的走廊跑队和以柏木由纪为首的法式接吻队(french kiss),这是由不同组合连接的有限团体。每场公演的同一轨道也由不同成员组成的不同单元表演来表演。

对于48部门,你在舞台上看到的每一场表演都来自一个有限的群体。

法乐四联症

至于中国,最广为人知的有限集团无疑是f4。恐怕当他们从不同的公司进入流星花园剧组时,他们无法想象f4的四人组有多神奇——因为后来每个人都知道这个故事,到目前为止,很难让全国对这种组合的认识与f4在中国的巅峰时期相提并论。

tfboys工作的公司冯军显然想尝试有限团体模式。不幸的是,在王俊凯、王源和易烊千玺的人气飙升后,更换或增加员工的成本对公司及其粉丝来说都是不可接受的。然而,tf 2台风青年团的再度出现更像是一场闹剧。

目前,仍活跃在该国的有限团体包括火箭少女101、r1se、沙漠五号(Desert Fifth)、unine、black ace和新丰风暴。当我谈到这些名字时,有些人可能是你熟悉的,有些人只是听说过,有些人感到困惑:这个群体呢?

2018年“偶像一年”的泡沫导致资本和年轻人涌向偶像产业,把这块蛋糕错认为越来越大。然而,现实告诉我们,这个游戏已经失去了人们投入热情的需要,无论是限于娱乐还是岳母,或者是一群基本消费难以扩展的粉丝。

蔡徐坤和杨超从限制组获得了奖金,成为了能够诠释2018年国内娱乐圈的杰出明星。然而,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闪过偶像选秀节目的场景,几个粉丝跟着他们,然后就忘记了。

事实上,仅仅是有限团体的存在就已经够可悲的了——它背后的经营者已经看到了偶像产业的本质,并把“团体精神”作为快餐卖给了追星女孩,让她们的粉丝们热泪盈眶。

当然,粉丝也是赢家。在更短的时间内,他们完成了爱、愤怒、兴奋、仇恨和情感的循环。今天的寻星比以前效率高得多。

然而,当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受到时间的限制并被用作销售的噱头时,我们这个时代的流行文化会给后代留下什么样的画面呢?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19 bundlo.com 赤石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