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石信息门户网

赤石信息门户网 财经 > 分析师评选暂停一周年记:评价体系仍在重构

分析师评选暂停一周年记:评价体系仍在重构

2019-11-24 19:28:45 | 查看: 911|

2018年9月21日,30家证券公司在证券业协会官方网站上联合发表声明,称他们决定退出新财富分析师的遴选,因为一些因素严重影响了遴选的严肃性、公平性和专业性。随后,《新财富》还回应称,“由于意想不到的原因,《新财富》决定暂停2018年《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调查。”

从此,证券业分析师的选拔和清洗开始了。《新财富》评选最佳分析师的影响依然存在。自2019年以来,几乎所有与证券公司分析师遴选相关的活动都受到冷遇。对于习惯于使用选择结果作为评估系统的分析师行业来说,2019年有些不同。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基于选择的评估系统已经成为过去。据记者了解,监管机构的目的不是完全取消分析师的选拔,而是希望市场上分析师的选拔能够更加客观,同时,证券公司也应该管理分析师在选拔中的参与。

另一方面,暂停选择也给了证券公司重新思考分析师评估体系的机会。一些证券公司已经开始尝试引入新的评估方法。

选拔活动的标准化

《新财富》和《水晶球》是前几年活跃的分析师评价,今年没有消息。“前几年早些时候习惯拉票的一家证券公司的分析师不习惯今年的情况。

正如这位人士所说,不仅是《新财富》最佳分析师的评选,许多分析师的其他评选活动都遭到了冷遇。

除了监管预期的不确定性之外,各市场机构不敢擅自进行选择,监管部门也出具了文件

发挥了重要作用。

今年第一季度,一些证券公司收到了中国证监会颁发的“证券分析师参加外部审查”

选择规格(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征求意见稿》(Draft for Comments)规定,符合市场要求的选聘机构将签署《证券分析师选聘活动组织机构自律公约》,而证券公司只能参与由成为自律公约缔约方的第三方组织发起的选聘活动。证券公司应当自愿拒绝参与不符合评估要求的评选。

到目前为止,草案还没有正式公布,也就是说,还没有第三方。

该组织已经完成了自律公约的缔结。据记者了解,最近监管部门再次召集了主要在市场上进行选择的第三方机构和一些证券公司的研究机构进行沟通。目的是让活动组织者和参与者再次明确,他们只能参加由属于自律公约缔约方的第三方组织举办的奖项。

本次沟通活动结束后,组织选拔的机构可以签署自律公约,等待监管文件正式发布,市场第三方证券交易商分析师的选拔将恢复。“这样,监管者希望重塑分析师选择的可信度。另一方面,监管机构也希望“管理”选择活动,以限制第三方的选择,而不是过度选择。”北京一家中小型证券公司的高级分析师表示。

事实上,监管层在明确规定只能参与自律公约第三方组织的选人活动的同时,也明确规定证券公司需要规范分析师参与选人活动,并建立内部控制和问责机制,促进各方面的诚信和自律。严禁分析师以各种形式对待和赠送选民礼物,包括赠送礼物、礼物、旅行、红包、娱乐、健身等福利,或以其他灵活的方式转移福利。一些“花哨”的拉票活动也被禁止,例如在微信群、微信朋友圈等各种自助媒体上以电子邮件的形式发布或发送拉票信息,以微信名称、微博、博客名称或昵称笔记的形式显示拉票信息,或者通过研究服务发送拉票信息。

更重要的是,监管者希望证券公司不要将选择结果与分析师的工资直接挂钩。记者了解到,监管层要求证券公司引导分析师客观合理地看待选择结果,为相关人员出具证券研究报告建立合理的绩效评估和激励机制,维护分析师在实践中的独立性。选拔结果仅作为分析师社会评价的参考依据,不得作为分析师薪酬激励的依据。

“选拔结果不应与工资挂钩”一直是许多市场参与者关注的焦点。

如果遴选结果,尤其是《新财富》的最佳分析师的遴选结果,不能与分析师的薪酬挂钩,将引发分析师评估体系的连锁反应。

评价体系的重构

事实上,当监管机构试图引导分析师评估体系的变革时,证券公司也在反思分析师应该如何在分析师评估暂时中止之间进行自我评估。

记者还与许多分析师就分析师评估体系在过去一年中是否真的发生了很大变化交换了意见。

大多数市场参与者认为,基于选择的原有评估模型在短期内仍然难以撼动,尤其是在监管机构澄清行业问题后,相关选择将再次启动的背景下,选择仍然是一个重要的评估坐标系。

上述证券公司分析师表示:“短期内,分析师的评估体系和评估机制不会因评估暂停而立即发生重大变化。一方面,在监督机构的指导下,遴选将继续进行。另一方面,评价体系仍有其合理性。”

然而,一些证券公司已经开始试图脱离原有的评估体系。例如,拥有强大研究团队的中信证券(CITIC Securities)和CICC在过去两年中没有争夺新的财富。中信证券在2015年退出评估后,其分析师团队以自己的名义运行。与此同时,内部评估方法已完全转变为佣金分配制度。

类似于中信证券的佣金分配评估系统或作为建立评估系统的一种选择,分析师可以运行,但奖励在评估系统中的比例将被大大削弱。

“在这种模式下,谁能获得更多佣金,谁就有最终决定权。这种评估将更加直接,但中小型证券公司的劣势将更大。”上海一家大型证券公司的消费行业分析师认为。

从一些买家的角度来看,分析师的评价应该从更长的时期来衡量。北京一家大型公共基金的基金经理指出:“许多分析师无法很好地维持他们的标准。另一方面,年度评估体系目光短浅,这也使得分析师希望追求热点,而不是现实地研究行业。分析师可以更加关注未来的主要研究工作,分析师的评估周期应该更长。”

然而,评价系统的重组没有明确的方向。未来,分析师的评价体系将在很大程度上是多维的。奖励是一个重要的标准,但在监管当局纠正选择后,这一比例将不可避免地下降。分析师新评估体系的重组可能需要更长时间才能加速。

欲了解更多信息,请下载21款金融应用

秒速快3app 快乐8投注 极速飞艇下注 龙虎斗游戏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19 bundlo.com 赤石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