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石信息门户网

赤石信息门户网 国际 > 国宝《五马图》重现人间,第五匹马却是假的?

国宝《五马图》重现人间,第五匹马却是假的?

2019-10-22 10:45:10 | 查看: 168|

如果“寸板是测试帅哥的唯一标准”,那么线描是测试画家绘画标准的唯一方法。

李龚琳素描

对现代画家来说,线描是基本技能,但你很少在古代绘画中看到线描作品。古画强调色彩和概念,在风景中体现情感。“苍白”的线条画很难展现创作者的深刻内涵,所以很难进入高雅的殿堂。

然而,一位古代画家,即使是一幅线条画,也能让人永远不厌倦。他是李·龚琳。

宋画主宰了李龚琳

众所周知,中国传统艺术的顶峰是宋代。虽然大宋不擅长武术,但其文风却和巴平一样好:宫廷绘画大师多如繁星,人多如牛毛。李龚琳被称为“宋代第一画家”,因为他是许多伟大的神之一。今年1月,当东京国家博物馆发布《颜真卿:超越王羲之名笔》专题展览目录时,它悄然而又夹杂着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失踪了一百年的李龚琳的真迹《五匹马》将被展出。也许是因为关于颜真卿的墨水能否在国外展出的讨论过于激烈,这个消息被悄悄地淹没了。现在回想起来,真是遗憾。

东京国家博物馆收藏李龚琳的《五匹马》

“五匹马”本身就是一个世纪后的惊天动地的新闻。在此之前,人们普遍认为宋画是第一幅,是李龚琳的《五匹马》。

李龚琳非常擅长画马。据说当时一个叫法秀的和尚告诉他:

作为一个士大夫,你不如一个官员。你整天画画。这是可耻的。你很迷人,喜欢画马。

李龚琳听到这个消息非常生气:那幅马画怎么了?下辈子会堕落成三种邪恶的方式吗?

法秀说:你整天都在思考这匹马的样子,永远不会忘记。你将在下辈子重生在骏马的肚子里。

李龚琳从座位上站起来,问主人该怎么办。

法秀说:你可以改画菩萨。

李·龚琳半身像

从那以后,李龚琳再也没有画过马,相反,画菩萨像是世界上最美妙的事情。

因此,李龚琳留下的唯一一幅真正的马画可能是“五匹马”。

《五匹马》(宋)李龚琳,纸笔素描座谈会版

让我们来谈谈五匹马的故事。

据传说,有一次有几辆来自西域的贡品宝马来到齐集大院,它们都强壮英俊,朝气蓬勃。惠宗珍惜好马,并命令专门人员饲养它们。像往常一样,李龚琳来这里给马画画。当他看到新的胡妈时,他非常兴奋。他一挥手,在画布上画出了一匹好马的样子。

毕竟,李龚琳是一个混迹官场的人。他见过一些大场面,比如官方贡品(朝贡或外国贡品)。因此,李龚琳,仅仅根据他的记忆,就非常专业,每匹马都有一名Xi军官负责牵引(高级骑手,专门负责为宫廷养马)。

黄庭坚李龚琳五马后记

这幅画像往常一样引起轰动,宋代书法家黄庭坚也很喜欢它。除了观看这幅画,他还对每匹马做了深思熟虑的评论,包括马的名字、年龄、进贡时间和收藏地点。

根据黄庭坚的题字,五匹马的名字如下:

凤凰头像

金波

好头红左左左

按夜白左左左

然而,第五批马的名字并没有写在原画上。黄庭坚忘记了吗?还是5号马是匿名的?

甘龙用一段“牛皮癣”来猜测:

曾舟(唐宋八大家曾巩的侄子)在附言中提到有一匹马叫“满川花”。李龚琳画的时候,马死了,可能灵魂被李龚琳的笔吸走了(“盖沈骏的纯洁灵魂被卜式的笔尖带走了”)。佛教僧侣法修也试图阻止李龚琳画马,因为他担心他会继续“谋杀”梁举的生命。

我认为5号应该是被抓住的那匹可怜的马。至于它为什么没有名字,从我的专业知识来看,应该是有人伪造的。从他的画的正面4剪下5号,在原画上加上5号,就相当于手工制作了两幅真正的画。嗯,应该是这样。

甘龙勋爵向每个人展示了他的研究成果。至于你信不信,那是你自己的事情~ ~

除了甘龙皇帝发现的问题之外,根据中国古代书画鉴定传统,还有许多细节表明最后一匹马确实有很大的疑点。

疑问1:第五匹马的缰绳写得不好。

疑问2:第五行、颜色块和前四行不一致。

第二和第四腹线与右后腿的连接处

疑问3:尾部和头部的治疗方法与前四匹马不一致。

第五匹马和第一匹马在臀部和尾部进行了比较。

对比第五匹和第四匹马的缰绳。

疑问4:与前人和后来者相比,这幅画是可疑的。

唐代韩干的“带人看马图”

在李龚琳之前,唐代最强的马画家是韩干。这两者仅相隔两三百年。李龚琳家族书法绘画丰富,完全有可能看到韩干的原作。

韩干有一幅人画的马的画,很明显,它与《五匹马》中的最后一匹马有模仿和模仿的关系。

继李龚琳之后,有些人还抄袭了他的作品,即赵孟頫三代人画的《射手座三世》。

元代赵孟頫的三代祖先和孙子

仔细观察就会发现问题所在:

韩干和赵孟福孙子画的那匹同样姿势的马只有一只眼睛露在外面。李龚琳的马有两只暴露的眼睛。

自上而下,韩干、李龚琳和赵孟福在太阳和马之间画了一个对比

即使李龚琳注重创新,他也不需要在重视传承的书画传统中做出这样的“创新”。此外,他之后的所有画都是用一只眼睛画的,这表明这个程序是连续的。

因此,我们有理由怀疑第五匹马后来被替换了。然而,无论猜了多少次,所有的答案都是未知的。然而,这一国宝并没有减损它在中国艺术史上的地位和价值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19 bundlo.com 赤石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